莞湘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莞湘文化 > 名人——--林则徐与魏源
名人——--林则徐与魏源
发布者:邵商企业服务中心时间:2019-5-30浏览量:364

林则徐是中国近代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是有口皆碑的禁烟英雄;魏源则是我国近代史上首部思想启蒙著作《海国图志》的著者——该书曾极大地影响了日本的明治维新运动,日本就是从明治维新始,崛起于东方的……这影响了清代历史进程的二人,到底有着什么“纠葛”?


《海国图志》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五月二十五日,一个孤独的身影出现在镇海。

接到再次被革职且被贬新疆的圣旨后,林则徐随即离开广东,打算先北行再西去。中途他取道镇海,想与老朋友裕谦一见。这倒并非仅仅是因为从此以后“西出阳关无故人”,以就此与老友作一次道别。裕谦此时为两江总督,而两江与两广一样,此时为大清的海防前线,裕谦是朝中众所周知的主战派,这一点可谓与林则徐政见相同。林则徐此番来见裕谦,或许是有着太多的话想要与裕谦交代吧!


林则徐像

裕谦在镇海的码头上为林则徐饯行。那一次送别,林则徐与裕谦有没有作诗我们今天已不得而知。

七月中旬,林则徐在京口(镇江)会见魏源。魏源与林则徐也算是老朋友了,他们的相识是因为魏源的父亲魏邦鲁曾是林则徐的下属。当年,魏邦鲁“破除积习,不受陋规”的思想和行事给林则徐留下了深刻印象。1830年,林则徐与魏源在北京相遇时,林对这位以批判程朱理学,反对腐败、主张改革而名满京师的年轻人,就有种亲近感。特别是他们两人对另一位朋友——王竹屿的正直有作为却仕途坎坷有着相同的态度:不但同情,而且都祝福王能仕途通达。四年后,当王逝世后,魏撰《两淮都转盐运使婺源王君墓表》,林则徐特为王手书墓志铭。1838年,林则徐出任钦差大臣到广东禁烟时,魏源不但对此表示拥护和支持,而且对禁烟充满希望。后来,林则徐将魏源引荐给了也是朝中主战派人物两江总督裕谦,魏源得林则徐引荐后毅然投笔从戎,到两江总督裕谦的幕中做了一名幕僚。

魏源

魏源送别林则徐时感慨万千,抚今追昔,国事茫茫,忧心忡忡,百感交集。江南的舟子已一再催促了,起身告别前,林则徐再次向老友们倾吐了“患无已时,且他国效尤”的远虑,并从随身的行李中拿出一个包裹递给魏源,一层层地打开,是一大捆的书报、信札之类。林则徐嘱咐说:“今日我将远去,不知何日能回,也不知还能不能回!这些是我在广东时派人从海外书报中辑译的材料,全部在此,现交付与你,并拜托将它们编辑成书,以期广为流传,以期能开吾国民眼界,悟得御侮之道!”他接受了林则徐嘱托,开始纂集《海国图志》。魏源有《江口晤林少穆制府》诗二记此事说:

其一

万感苍茫日,相逢一语无。

风雷憎蠖屈,岁月笑龙屠。

方术三年艾,河山两戒图。

乘槎天上事,商略到鸥凫。

其二

聚散凭今夕,欢愁并一身。

与君宵对榻,三度两翻萍。

去国桃千树,忧时突再薪。

不辞京口月,肝胆醉轮址。

这是魏源后来追叙他们的这次送行而写下的两首诗,从诗中不难看出,此时他们虽然屡遭挫折,但并未心灰意冷,而是披肝沥胆地交换了意见。

林则徐与魏源

魏源出生于湖南邵阳,家庭也算是书香门第,从小聪明过人、博览群书的他却很早就看出了科举制度的腐朽,因此对功名并不热衷,自然在科场也并不得意。魏源最喜欢读屈原的《天问》:“九天之际,安放安属……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很年轻时,他就编写出了一部《皇朝经世文编》,流传天下。因此,林则徐将如此重托交与魏源,其中的信任,不但只是从感情出发,更是学术和思想等全方位的考量。

林则徐走了。裕谦走了。魏源也走了,离开了镇江的码头,也离开了扬州廿四桥的明月和明月下吹箫的玉人,来到了古都金陵的乌龙潭边。一个月后,当魏源很为林则徐一去音信皆无而心生不安时,突然得到噩耗:裕谦在浙江镇海炮台兵败而投水殉国。此时,魏源能做的只有长叹一声,并走进他自题斋名的“小卷阿”,他要为古老的民族寻得一条御侮之道!

当秋去冬来又一年时,魏源终于在“小卷阿”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他在初步装订成册的书稿封面上用篆书写下“海国图志”四个大字时,他终于完成了林则徐的重托,时为1842年冬。此时,魏源又想起了林则徐托付时说过的话,编写此书,目的是“以期能开吾国民眼界,悟得御侮之道”,那么这“御侮之道”是什么呢?魏源又将装订好的书稿再次翻开,在末尾写下了一句:“因其所长而用之,即因其所长而制之。”这是魏源的心愿,也是林则徐的心愿,也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古老民族的心愿!

《海国图志》出版了,其中“师夷长技以制夷”命题果然一下子在中华大地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夷夏有别,那是云泥之别!堂堂华夏,岂可以“夷”为“师”?

天圆地方,天朝居中,自古亦然,哪有那五大洲、四大洋之说?

……

正当《海国图志》引起的轩然大波一浪高过一浪之时,东邻日本早已悄悄将此书翻刻了60卷,随即它风靡日本列岛,人们争相购读,将它奉为“第防宝鉴”。不久连同魏源的《圣武记》《明代食兵二政录》等书也被日本人陆续翻译过去了。1868年,终于在日本爆发了著名的明治维新运动,幕府封建统治在日本被推翻,随即在中国人眼中一直是蕞尔小国的日本,迅速崛起成为东方的资本主义大国。又过了一百多年后,日本学者井上靖说:“幕府末期,日本一些进步的学者和文化人等,经由中国输入的文献所学到的西洋情形与一般近代化,并不比经过荷兰所学到的有任何逊色,例如,横井小楠的思想起了革命,倾向开国主义,其契机便是读了中国的《海国图志》。

而与之相比的中国呢,林则徐与魏源所希望看到的情形他们不但没有看到,而且他们看到的事实是中国在内忧外患的泥淖中越陷越深,历史的车轮竟然也就这样陷入了“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泥淖之中。


(节选自:《新疆日报》·诸荣会)



Copyright © 2016 东莞市邵商企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电话:0769-81883116 邮箱:15916811068@163.com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大岭山镇鸡翅岭雅迪路四辉工业园
备案编号:粤ICP备16007489号 技术支持: 大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