莞湘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莞湘文化 > 红星照耀永不消逝的电波
红星照耀永不消逝的电波
发布者:邵商企业服务中心时间:2021-8-13浏览量:106


 作者/路福贵


摘要:脍炙人口的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主角李侠的原型,就是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团无线电台台长、政委李白。本文不仅还原了隐秘在历史长河中的隐蔽战线无名英雄的历史真容;更重要的是为无名英雄续传,原汁原味地再现了人民子弟兵由弱变强的战斗历程和真实原因。

关键词:毛泽东朱德亲自主办红军无线电训练班;李侠,李白;电台政委;潜伏;穿越时空的无线电波。


我在八十岁以后,两次重走长征路。我不仅发现了1949年率领我南下的湖南省邵阳军分区第一任司令员邹毕兆,竟然是荣获“红星奖章”的传奇式英雄;而且,我还发现了轰动全国的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主角李侠,他的原型——李白,就是我的老上级邹毕兆在红军无线电训练班的同班同学。寻踪觅迹,溯本求源,在历史的长河中,隐蔽战线的英雄李白,逐渐显露真容全貌……



穿透七十年、无垠空间的电波


2021年5月7日,是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李白烈士牺牲71周年。李白烈士(1910—1949),是原中共上海地下电台联络员,又是“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也是轰动全国、影响了数代人的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主人公李侠的原型。

         

图片

中共隐蔽战线英雄李白


1958年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永不消逝的电波》,是新中国第一部反映我党隐蔽战线工作者的电影。主人公李侠的原型,就是曾经用无线电波在上海和延安之间架起“空中桥梁”的地下党联络员李白。

六十年前,当我看到电影中的经典画面时,热泪盈眶:在敌人即将到来的危机时刻,李侠争分夺秒坚持发完密电。面对敌人的枪口,向战友深情告别:“同志们,永别了,我想念你们!”

图片

中共隐蔽战线英雄李白和上海地下党员、夫人裘慧英


1948年12月30日凌晨,一段长长的秘密电波从上海黄渡路107弄15号发出。这封电报,正是对4个月后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突破国民党防线起到重要作用的国民党军队长江布防图。发出这封电报的人就是李白。


1948年12月30日凌晨,李白发给西柏坡中共中央军委的电报最后一句、满怀深情的‘再见・・・—・—’,,成了李白生命的绝唱。

当时,电波的那一头,是只有十六岁的我军电台报务员苏采青。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时,中央电视台专门邀请到了当年接收电报的小姑娘苏采青,她后来是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研究员。谈起这位从未谋面的战友,苏采青说:“我多么希望我的对方战友是有惊无险啊,我真想他可以再出现,哪怕呼叫我几声,但是我等了许久,没有任何回音……” 

    

图片图片

  中共中央社会部电台侦收员16岁与86岁的照片


1948年12月30日凌晨,李白发出了他生命中最后一封电报。5个月后,蒋介石口授指令:”坚不吐实,处以极刑”。1949年5月7日,他被敌人秘密杀害于上海浦东戚家庙,年仅39岁。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5 月 30 日,上海解放第三天,我党隐蔽战线领导人李克农电上海市长陈毅,请求速查李白的下落。经过寻找和查证,一个令人难过的消息传来:李白同志已被国民党反动派残忍杀害。


为了纪念李白烈士牺牲70周年,在中央电视台《故事里的中国》节目现场,当年接收李白烈士电报的报务员,如今86岁的苏采青再一次坐在了她熟悉的发报机前。她在电键上熟练地敲击,滴滴答答的发报声响彻演播大厅,摩尔斯电码穿越无限时空。70年后,苏采青终于发出了她当年未能回复的电报:

图片


李白毕业于红军“千里眼顺风耳”无线电学校


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主角李侠的原型,就是红军李白。

李白,原名李霞、李静安。1910年5月,出生于湖南省浏阳县张家坊板溪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5岁入党。1926年7月,李白带领当地少先队员们火烧了国民党团防局的一个团部,成为张家坊家喻户晓的少年英雄,并于1927年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1930年7月,彭德怀率领红3军团攻打长沙时,李白入伍当了一名通信员。随后转战江西苏区。

图片


李白就是土地革命时期一名典型的“红小鬼”,要说他能送信、能打仗还可以理解。他怎么能成为架通延安和上海之间“空中桥梁”的隐蔽战线的英雄呢?这里面蕴藏着中国共产党从土地革命开始就把科技当做第一生产力、情报是第一战斗力远见卓识的故事。1927年,蒋介石叛变大革命。中国共产党发动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1928年6月,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央决定在上海着手建立无线电通信。周恩来领导的中央特科,也成立了通讯联络科。特别是毛泽东、朱德在中央苏区,更是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建立了红军自己的红色无线电通讯基业。

1930年12月16日,蒋介石纠集10万人马,发动了对中央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毛泽东和朱德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指挥中央红军4万人,于12月30日在龙冈一战全歼张辉瓒的第十八师师部和两个旅,共毙伤俘敌九千余人,活捉了敌军的前敌总指挥张辉瓒。战斗中缴获张的一部电台和电台人员。由于红军战士对敌人充满仇恨,电台发报部份被毁坏,但收报部份完整。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红军半部电台”。1931年1月4日,毛泽东、朱德接见了被解放的电台人员,发出了“敌人有的我们都要有”的伟大宣言,欢迎他们参加红军。王铮、刘寅高兴地参加了红军。1月6日,王诤和刘寅在江西宁都县小布镇赤坎村,架设起这部缴获的电台(半部),随着耳机里传来“嘀、嘀、嘀”的声响,红军第一部无线电侦察台接听成功,我军的无线电技侦情报工作,由此开始。

红军破译英雄邹毕兆回忆:“毛泽东、朱德在1931年1月28日发出了命令,从红军中抽调青年人办无线电训练班,培养出红色的无线电队伍来。这个命令说,在达半个月的考察中,无线电侦察确使我们对于了解敌人的位置和行动得到不少的帮助,并明确无线电工作是全局需要的重要技术工作。现在需要更积极的准备扩充无线电队的组织,用以解决通信、侦察和得到时事消息的需要。命令从全军抽调l4名高小毕业程度的青年到总部无线电队学习”。

图片


这个《命令》中的一句话,值得我们后辈永久刻骨铭心:“在达半个月的考察中,无线电侦察确使我们对于了解敌人的位置和行动得到不少的帮助”。“无线电侦察”这个高科技新名词跃然纸上,闪闪发光。

无线电通讯是九十多年前(1844年)刚刚出现的新生事物。但是这个新生事物的先进科学属性,立即被红军领袖慧眼识珠,高度认可。毛泽东朱德不仅要使用无线电于通讯联络,而且使用于“了解敌人的位置和行动”,开展无线电侦察;毛泽东朱德不仅求贤若渴、亲自接见被俘的国民党部队电台技术人员,而且特别注重培养红军“可造就青年”学无线电技术,可谓远见卓识,占尽先机,影响深远。正如“山沟里也能出马列主义一样”,“山沟里也能出高科技”。

1931年2月10日,红军第一期无线电训练班在宁都县小布镇陈家土楼上厅开学。毛泽东总政委亲自上第一堂课,强调:“革命是不可阻挡的”,“无线电是我们的千里眼、顺风耳”。朱德总司令讲话,强调:“在红军字典里是没有‘困难’两个字的”“敌人有的我们也会有”。王诤、冯文彬直接领导教学组织和思想政治工作。教员有王诤、吴如生、韦文宫、刘寅等。


图片

中央苏区举办第一期无线电训练班,宁都县小布镇陈家土楼



邹毕兆回忆说:“第一期学员共有12人。第二期学员有18人。第三期有36人。都是从部队挑选出来的优秀政治指导员、青年干事、党支部或团支部书记。学校后来迁往瑞金坪山岗,改名为红军通信学校。到一九三三年,瑞金的通信学校已经拥有一千多名学员,其规模在中央根据地的各类学校中首屈一指,也反映了毛泽东重视和培养部队技术人才的远见卓识”。1931年3月,上海党中央培训的无线电技术人员伍云甫、曾三、涂作潮来到中央苏区,进一步加强了无线电队和训练班的教学力量。1931年6月,中革军委在福建建宁组建了无线电总队,伍云甫任政委,王铮任总队长。总队之下,除有一部侦察台外,还组建了五个无线电分队,保障了总部同各军团、军及后方的无线电通信。1931年9月下旬,中央苏区相继和上海党中央、湘鄂西、鄂豫皖苏区取得无线电联系。由于毛泽东、朱德高度重视,红军总部举办的培训班毕业的学员,无论政治素质、技术水平都很高。这些人大都成为后来通信兵以及新中国邮电、电子科技、工业等部门的领导骨干。

  

图片


1931年6月,红四军党委按照红军总部命令,选派军部通信连指导员李白,参加红军总司令部举办的第二期无线电训练班。邹毕兆回忆说:“我们班有李白、邓国钧、欧阳枫、郑执中,刘子玉、罗闽初、林永桂、林辉士、陈志东、周天风等学员共18人”。


李白高高兴兴地来到在南丰县康都镇的第二期无线电训练班报到。因为党龄长、能力强、表现好,21岁的李白,担任班长、党支部委员。同班同学邹毕兆,当年还只有16岁,是共产主义青年团员。他原来在红三军七师党委办公室任组织干事。5个月后,18位同学从总部第二期无线电训练班毕业。李白因为品学兼优,被调入红五军团任无线电台台长兼政委。邹毕兆被分配到第三军团无线电队,任报务员。1932年10月,因为表现优异,思维敏捷,能够背诵明码电报3000个数码,被彭德怀发现,以“送你一个好脑袋”名义,推荐到中央军委二局,在曾希圣局长、曹祥仁科长领导下,参加了破译敌军密电数百个,成为红军“破译三杰”。1933年八一节,周恩来、朱德亲自为曾希圣、曹祥仁、邹毕兆三人挂上红星奖章。

图片


能文能武的红军实战英雄


从总部第二期训练班毕业后,李白被调入红五军团任电台台长兼政委。1934年10月,他跟随红军队伍走上了漫漫长征路。途中,无线电队白天跟着队伍行军,晚上收发情报,即使在难得的休息时间里,李白也不知疲倦地埋头钻研通信技术。在严酷的环境和高强度的工作磨砺下,李白逐渐形成了自己多变的发报风格,并在电台设备极端落后匮乏的条件下,为红军电台的畅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经常强调说:“电台是全军团几千人的耳目,是与总部联络的主要工具,我们要视电台重于生命。”这句“电台重于生命”,后来成为红军无线电队的“传家宝”,也成为李白革命到底的宣言。


由于李白一直在隐蔽战线工作,他在红军时期的英雄事迹存世不多。但是,我在挖掘红军总部举办的无线电训练班英烈文化资源时,仍然有了可喜的发现:据开国中将王诤回忆:“1933年1月浒湾战斗中,红军和国民党孙连仲、吴奇伟各一个旅共6个团遭遇在枫山埠一带。红1军团占据枫山埠与敌对峙,红5军团在长延庙与敌14师对抗,红3军团负责大包抄。战斗打响后,红1军团很快歼灭了当面之敌,而红5军团因放在前面的是新兵师,缺乏作战经验,在敌猛攻下节节后撤,军团参谋长赵博生不幸牺牲。这时,红1军团为了要与红5军团夹击敌人,消灭敌14师,乃由电台发了“CEM”信号给红5军团电台,要它无论如何不许移动。这时红5军团电台已突出在阵前,前面敌人已冲上来了,但因收到了我们的“CEM”信号,电台政委李白就勇敢地指挥监护班用轻机枪与敌战斗,掩护电台坚持工作。就在这短短时间里,我们把红1军团全歼敌人的捷报发了过去。这一消息由红5军团政委传到部队,立刻掀起了一个猛烈的大反攻,终于将敌14师击溃”。

从1932年就担任中央红军无线电总队长的开国中将王铮同志回忆录中,我们可以看到年仅23岁的红5军团电台台长兼政委李白的熠熠生辉形象。他不仅坚守岗位,而且在“敌人已冲上来”的生死关头,指挥监护班与敌战斗,坚持收发电报,直至收到至关重要的电报信息,终于取得战斗最后胜利。这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为了党的事业可以献出一切的行为,不就是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主角李侠的剪影吗!


德艺双馨的全能报务员


1937年,日本侵略军制造"七·七"事变,侵占平津;继而企图侵占上海,而后进攻南京。上海,这时已经成为抗日最前线。李白受中共中央隐蔽战线领导李克农同志派遣,远赴上海担任党的秘密电台的工作。

当他按照规定在上海市卡得路卡得旅馆和地下党同志见面时,大喜过望。原来和他接头见面的竟然是他在中央苏区红军无线电训练班的老师涂作潮。涂作潮(1903-1984),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一位杰出人物。1924年入党,1925年留苏,毕业于伏龙芝军事通讯联络学校。涂作潮不仅政治坚定,而且是钻研无线电机务的高手。毛泽东、周恩来在处理“西安事变”中遇到无线电通讯难题时,都曾经多次找“涂木匠”(涂作潮)解决。李白在复杂的大上海遇到恩师,学习无线电技术更是不遗余力。


图片

涂作潮(1903-1984)

1924年入党,1925年留苏,毕业于伏龙芝军事通讯联络学校,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一位杰出人物


但是,电台在哪里?原来上级早已安排涂作潮钻研制作。涂作潮首先装配了一个100瓦大功率电台。但是,这个电台在通报时,灯光和电键声音都很大,电波感应还会导致附近居民的电灯忽明忽暗。这样的发报机很容易暴露秘密。涂作潮和李白发现这个问题后,夜以继日地钻研改进。他们把100瓦发报机改为10瓦,竟然也能让陕北党中央收到。电台隐蔽性大大加强。这为上海地下党组织保留了电波这条命脉。

1939 年,李白时年三十,仍孑然一身。党组织安排纺织女工出身的裘慧英,以假扮夫妻的名义,配合李白工作。后来,朝夕相处,两人渐生情愫。1940 年底,经过党组织批准,裘慧英和李白终于结成了革命伴侣。


涂作潮进一步教李白改装、修理电台,使之成为一个能发能修的全能无线电报务员。后来,涂作潮和李白一起在威海卫路338号租了两间店面,办起了"福声无线电公司"。和李白住在一起后,电台就设在公司门店楼上。涂作潮化名蒋林根,是老板兼师傅,李白是账房兼学徒。两家人合住一处。


图片


李白对机务知识的学习十分用功,过了三个月,便能装配和修理电台以及制作一些零件,成为一名全能地下报务员。这一点至关重要,它为李白的长期潜伏创造了不可或缺的条件。李白殚精竭虑地设法减小发报机功率。他奇迹般地用仅有7瓦功率的电台保持着与党中央的联络。为了能收到延安发过来的信号频率,李白自己制作了线圈,还将普通收音机改装成发报机,迷惑敌人的同时保护电台。经过不懈的努力,李白终于把恩师涂作潮的装配无线电技术学到手。

党组织为了他俩的安全,在1941年冬建议涂作潮和李白分开。涂作潮在新闸路1520号租了一间房子,开起了"闻远无线电公司"。不久,日军进驻租界,秘密工作变得更加危险。1942年中秋节,涂作潮突然接到地下党送来的紧急通知:李白被日本人逮捕了。涂作潮立即采取了紧急避险措施,白天很少在家,晚上睡在公园。七天后,党组织调他到江北新四军工作。但是,这一次却有惊无险,一方面是因为李白镇定从容,一方面是因为涂作潮和李白师生二人的德艺双馨、精益求精,狡猾的日寇竟然抓不到李白拍发电报的“罪证”!


图片

李白使用过的无线电器材


李白装配的收发报机十分巧妙,收报机采用并联再生的方法,用两根铅笔那样粗细的线圈,一头勾在真空管的屏极上,另一头套在振荡管的铝帽上,再加上把电位器改成人工控制音量后,便能收到外来的信号。一旦取走这个线圈,信号就会立即消失,收报机就变得同普通收音机一样。李白在日本特务破门进入前的几秒钟内,扯掉了两根临时焊接的小线圈,把它们拉直、揉乱,丢掉,这样他的收报机就变成了收音机。特务们请教日本电讯专家也不能定李白有罪。李白遭受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威逼利诱,但他始终忠贞不渝,坚不吐实,一口咬定自己是个生意人,在夜里收听金价行情,日军无可奈何,最终只好将他释放。

1958年,根据中央隐蔽战线领导人李克农提议,《永不消逝的电波》开拍。剧组聘请涂作潮制作了在外观上和当年完全一样的道具。在影片中,以李白为原型的主角李侠,抱着卧室内的收音机,上阁楼去收发报;他右手抄报,左手微调无形收报机的旋钮……影片没有继续展示的是,1942年9月15日,日寇闯入前的刹那,李白卸下了那根只有约10厘米长的电线,扔出窗外……但是观众却能从影片中看到,日寇抄出了发报机,摸着仍然发热的收音机束手无策。日寇在刑讯李白的8个月中,他们的无线电专家也做了技术鉴定:发报机完好;没有收报机;因此无法构成现行电台的证据。无奈只好释放。共产党人用自己的智慧向世人展示了在无线电谍战中的这个特定领域,“土包子”打败了“洋鬼子”。


图片

潜伏在敌人心脏的红军谍报员李白和夫人、共产党员裘慧英以及孩子


图片

李白烈士在牺牲前15天

从敌人监狱中写出的家书


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涂作潮、李白,他们师生都继续为中华民族做出了重大贡献。李白战斗在敌人心脏,泰山压顶不弯腰,英勇牺牲在上海解放前20天。在地下党联络同志相继牺牲的危急关头,李白毅然决然,以命相搏。他以最精湛的技术、最丰厚的内容发出了最后三封紧要的报文。然而,内容丰富意味着传输时间延长,他被侦听、定位、抓捕。他早已料到这样的结果,报文传输结束,他向电台那边素未谋面的战友,发送了示警和再见信号。1948年12月30日,李白被捕。他们发疯似的对李白进行了长达30多个小时的连续审问,使用了30余种刑具,把李白折磨得死去活来。用钳子拔光李白的指甲,把竹签钉入他的手指;老虎凳上的砖块一直加到五块,灌辣椒水,用烧红的木炭烙在他身上。这些都不能摧毁共产党员铁的意志,李白拒不吐露半个字。李白用无限忠诚发出了永不消逝的电波。

习近平总书记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



作者简介


路福贵  1933年6月生,河北省丰润县人。1949年5月参加革命。随冀东解放区南下干部工作团入湘。曾经在中共湖南省邵阳县委干事、办公室主任、邵阳地委常委秘书、绥宁县委副书记、邵阳县委副书记(主持全面工作)、省环保局副局长等岗位上工作。离休后,被省委聘为“党史联络员”。


Copyright © 2016 东莞市邵商企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电话:0769-81883116 邮箱:15916811068@163.com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大岭山镇鸡翅岭雅迪路四辉工业园
备案编号:粤ICP备16007489号 技术支持: 大牛网络